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性之光

随缘做好当下事,一切无住自然空。 空因空有空自空,无因无来无自无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博主学习科学,懂得能量决定物质运动,一切运动变化都可用动力学解释。博主修学佛法,体悟思想文化决定政治经济,一切社会人生变化都可用思想文化解释。据此推演,得到现实或历史验证,即写成博文。

【转载】宗教对中国政治的影响  

2012-10-12 13:43:32|  分类: 社会问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信力建《宗教对中国政治的影响》

宗教与人类的发展史之

宗教对中国政治的影响

上文说到,宗教与人类的发展史息息相关,人类自有思考活动以来,宗教就一直以重要的影响力相随左右,建构出广阔的精神文明殿堂。宗教影响所及之处甚广,从自然环境的投射、人类社会的解释,到社会体制的建立及维系。文明的历程中,宗教都不曾缺席。

以政治为例,人的政治思想属于意识形态方面,是受道德和宗教信仰支配的,因此人的宗教信仰与政治行为是不可能分开的。人首先是一个宗教人,其次才是一个政治人。宗教是政治的核心,而政治则是宗教的外展。政治从来不是空泛的权力之争,乃涉及到政治哲学和政治理想。宗教涉及一定的价值观念和尺度,政治就是把这些价值观念和尺度施行出来。帕斯卡尔说:“正义与权力必须合一,如此正义方有行使之权力,权力也方能符合正义之要求。”神权最初就是一种具有正义性质的权力,否则,难得到人们心灵的认同。而王权(即政府的权力)是人际的威权,以暴力作后盾,是一种垄断性质的权力,属世俗的范畴。文明社会的基本特征是公权力受制于一定的正义理念,脱离赤裸的暴力。王权若没有神权的监督与制衡,王权就会堕落腐化,成为人间的祸害,社会就不能良性发展。所以,宗教对政权精神指引是必要的。

卢梭认为宗教与政治是脱离不了关系的。政治的战争,也就是神学的战争。唯有政治与宗教两者密切地结合国家内部才有稳定可言。不过在此必须注意到,卢梭在处理政治与宗教议题时,宗教并不与政治处於同一个层级上。而是在国家起源之时,将宗教作為政治的工具。原始初民社会中,神是以部族(后来扩增到民族)为单位的。部族之间的斗争,也就是神之间的斗争,并以神话的形式保存给后世。所以在旧约圣经中的耶和华宣称自己是犹太人的神,要给犹太人“应许之地” 。而到了新约时期,耶和华则转向外邦人,成为全人类(或是选民)的神。这种型态的转变,呼应的当时罗马帝国统治下的社会。原本各民族间实际政治上的差异,使同为部落神的耶和华与其他部族的神平起平坐。而到了政治上被全面地统一后,耶和华脱离民族的包袱,建立起新的精神上的王国而得以发展下去。否则就会变得像古埃及的多神信仰被伊斯兰教给取代的局面。

古埃及、古印度都是教权高于君权、高于世俗的权力。在古代印度的摩揭陀王国,依据《摩奴法典》,婆罗门“居众生之首,统摄世间万物。普天之下,无一不为婆罗门所有”。婆罗门虽有神统的资格和圣明,却不是政治的主宰者。政治的统治者是刹帝利阶层中的“王者”,他们被认为是神遣的统治者。古印度宗教与政治呈二元结构,婆罗门管宗教,王者主宰政治。在二者关系上,“王者须礼敬婆罗门”,教权凌驾于王权之上。

然而,王权至上是黑暗的政教合一。因为王权至上的国家根本就没有独立的神权部门,王既是党政军的首脑,也是宗教部门的首脑。一人领导一切,就是政教合一。国家运用暴力迫使宗教为政治服务,国家不仅掌管人的身体和外部的行动,而且也试图通过宗教来控制来人的灵魂,使个人、家庭和教会都臣服在国家的羽翼之下,导致全面性的灾难。中国就是一个典型,不管是儒教、道教、佛教,还是一度盛行的马教,主张的都是人是自己的救主,人能够决定自己的命运,高举的都是个人的意志,最终导致的都是个人的骄傲和专制。

中世纪伟大的神学家阿奎那认为,世俗权力主要负责处理世俗事务中的公共物质福祗问题,而宗教权力的主要教职责是为信徒们的精神福祗负责。人们不但有世俗的需要,还要追求有道德的生活。人类需要的二重性决定了两种权力的存在。人们追求世俗的生活,就需要有世俗的权力予以保障;人们要过一种有德行的生活,就离不开宗教权力。而但丁也曾在他的《帝制论》和《神曲》中都认为:正义的世俗王权和教皇的权力应该是平等而独立的,他们都具有一定的权力,但同时二者应约束自己的权势。加尔文指出:“公民政府的权柄是从造物主而来,但不能说灾疫、荒年、战争以及其它从罪来的刑罚也都是出于造物主,因为惟有正义的、合法的公民政府才是造物主所设立的。独裁的、不义的政府不是造物主所命定的。”基督徒对公民政府的顺服,不仅是出于惧怕刑罚的心理,乃是为了良心的缘故。

很多中国人把“政教分离”理解为“政治与宗教的分离”,民主国家从来没有这样的说法。“政教分离”是根据杰斐逊总统的私人通信中的提法翻译来的,原意是政府与教会分离(church-state separation),而不是“宗教与政治的分离”(religion and politics separation),政府和教会分离是自由社会的基本要求。在自由民主国家,宗教人士和信徒都可以从政,比如美国总统都是宗教徒、牧师马丁.路德.金就是在教堂里号召人们去斗争的。

在美国,宗教一直是政治核心内容之一。美国政治中有宗教,宗教中有政治,这种互影响的状态是一种理想的社会形态。小布什总统的司法部长阿什罗福特的父亲是牧师,阿什罗福特本人就是神学家,长期担任宗教组织“造物主之会”和“美国同情协会”领导职务,是主张用基督教神学制度取代世俗制度的“统治神学”的信奉者。阿什罗福特率先在司法部举行全体官员的祷告会,当被询问是否有违政教分离时,他回答说,“我从来不从世俗的角度来判断事务,而是以《圣经》的标准来判断”。

在美国人的心目中,美国政府相当于物业公司,公民是业主,官员就是业主掏钱雇来的负责保安和卫生等公众事务的,物业公司“取之于民用之于民”,是必然的了。关于政府和教会分离的原则,用业主与物业公司的关系比喻,那就是:物业公司管好物业这点事——管好保安、扫好垃圾、做好共公共设施维修就行了;至于业主信仰什么,搞什么宗教活动,那你就别来管,你也管不着,你不能强迫或诱导业主的信仰,不能强迫他去信你们物业公司的人员或老板所信的宗教。

中国人却把“政府”偷换为“政治”、把“教会”偷换为“宗教”;这样一来,“政教分离”从“政府和教会分离”扩大为“政治和宗教分离”。这是有意误导,从而使专制官府打击宗教自由,打击宗教人士和各种信仰团体变得正当起来。这是受儒家的“庶人不议”政的思想支配的结果,其居心就是要维护中国特色的独裁体制。两字之差,谬以千里。分离是实体与实体的事情。政府与教会各为实体,才是有意义的分离。而政治与宗教的分离完全是胡说八道。因为政治是一种社会活动和社会关系,宗教是一种组织体系和思想体系,而思想与行动是无法分离的,除非人堕落为行尸走肉的动物。人的政治思想和宗教思想是没法分离的,人的精神信仰、宗教情感决定着人们的行动方式和社会制度。那些赞成和主张“宗教不能干涉政治”的人,实际上专制思想作祟;他们把政治视为少数人的特权,不允许他们讨厌的宗教信徒参与,违反了人人平等参与政治的原则,陷入了专制怪圈!说宗教不能干涉政治的人,无非是要把无神论的观点强行灌输给国民。他们主张“无神论者能干涉政治,有神论者不能干涉政治”,这不过是“上智下愚”、“愚民不许问政”的古中国传统。在这些人眼里,有神论者就是“下愚”,是没有资格参政的!

但事实上,如马基维利所指出的:宗教比明君可靠,因为明君的“人治”色彩浓厚,对于未来继任者统治能力的不确定因素高,得提防后继者无能。与其期待一个自己在世时审慎统治的治世名君,倒不如为身后的长治久安进行谋划。他认为公民宗教对於国家的建立与持续有益处,可以提供长期且稳定的力量,以一贯的道德标准以及思想,促成良好的制度。良好宗教的寿命也远比良好的君主来得长久。遗憾的是,目前很多中国人仍然习惯“被统治者管”,而不愿意从宗教信仰中获取“自治之道”。

历史上的今天(博文回顾)

(转载)不为人知的福彩中奖内幕

链接地址:http://blog.163.com/xin_lijian/blog/static/467715702010020104124307/

应该为韩国汉字教育而自豪

链接地址:http://blog.163.com/xin_lijian/blog/static/467715702009020943968/

“官”“吏”要分流

链接地址:http://blog.163.com/xin_lijian/blog/static/4677157020090209022866/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